玻璃磨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磨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审视2012年秋拍风萧萧兮易水寒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5:16:02 阅读: 来源:玻璃磨边机厂家

审视2012年秋拍:风萧萧兮易水寒

董其昌 仿黄公望富春大岭图 6267.5万元 2012年中国嘉德秋拍

“世界末日”在人们心中的阴影已去,笼罩在艺术品拍卖业的阴霾却越来越重,拖到2012年冬才结束的秋拍,让我们提前感受到了这个冬季带给我们生理和心理上的异常寒冷。为此,北京市政府开通了所有的供暖设备来保证居民的供暖。可是,拍卖市场的暖意无人可控。看来,寒冷——下跌,会成为迎接中国大陆文物艺术品拍卖二十周年的唯一礼物。

佚名 母女 281.75万元 2012年西泠印社秋拍

周春芽 1994年作 石头系列 雅安上里 2990万元 2012年北京匡时秋拍 右

当代艺术——拍卖市场上的黑天鹅

在2012年的秋拍中,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林风眠等拍场“必胜客”表现平平,最明显的是,近年书画拍卖中的“中流砥柱”——“齐白石的书画有的卖不动了”。许多高估值拍品流拍,最让人惊讶的是比利时的尤伦斯男爵力推的当代艺术品在香港呈现了急跌。

2012年秋拍,依然由苏富比[微博]在香港拉开序幕,10月7日晚的“当代亚洲艺术”专场,现场有了不少空座,买家也不积极,不少拍品在估价的下限成交,而许多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频频流拍成为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曾被看好冲击亿元大关的张晓刚[微博]、曾梵志、蔡国强、岳敏君等当代艺术领军人物的作品,或价格大幅回落,或流拍。

这一情景被业界称之为了“黑色星期天”,153件作品成交111件,成交额1.17亿港币,成交率72.55%,成交率不低,但却香港苏富比2009年至今的最低点。这场拍卖的结果,经过传播迅速发酵,波及内地市场,甚至整个秋拍。在中国嘉德[微博]2012年秋季“油画及雕塑专场”中,成交额6812.6万元,成交率63%,在股市视“黑天鹅”为家常便饭的今天,那个在去年我们期盼能再飞一会儿的“黑天鹅”,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

令人惊讶的是,周春芽2006年作《绿狗2号》(200×150厘米)在香港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专场中仅以218万港币(约合人民币178.32万元)成交,其1994年作《石头系列——雅安上里》(150×120厘米×3,三联)在北京匡时[微博]拍得2990万元,两者之间相差15倍。就在感慨之际,传来北京匡时与上海恒利合并的消息,合并后的北京匡时将进军香港提上议事日程。这样的合并,如微软忽然和一个街道小厂合并,当然,北京匡时比不得微软,上海恒利也非街道小厂。据说,两家公司的股东有重叠,这给人们留下了想象空间。

从中贸圣佳总经理之位离职一年多的易苏昊,在上海高调举办自己收藏的“海派书画”不仅给人们,还给整个行业留下了更大的想象空间。难道拍卖市场的雾霾环境,已让一些人萌生去意?

市场中的写实性油画价格相对坚挺,在成交价上千万元的作品中,有许多是早期油画大师的作品。有写实性风格的中国书画作品受到的影响也很小。对此,我们不妨回顾中国彩墨画革命的旗手宋涤说过的话;“写实性绘画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产物,是绘画艺术的最高阶段,同时也是写画家心中之意的一种绘画形式,她理应受到广大专业绘画工作者和普通爱好者的敬畏”。

你“睡(税)哪了”

查税风暴让春拍中“睡(税)了吗”的市场参与者,纷纷调整铺位,两家大陆的拍卖公司先后到门外睡了会儿,有的拍卖公司在香港成立分公司。这一举动被业界解读为“查税门”之后的无奈之举。与此相反,苏富比(北京)拍卖公司首拍,也标志着大陆市场对外资的接纳。这个国际拍卖业巨头进军中国大陆拍卖市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拉开了序幕。这世道真是让人不明白:“在城里的想出去避税,那么,想进来的苏富比一定是钱多的想缴税了”? 难道客户资源的开拓比税款更重要?第一回合,中国本土拍卖企业先输一招。头上的“黑天鹅”才刚刚展开了翅膀。

查税催生出国内竞拍、境外取货这个“中国好办法”。有人将这一切归罪于艺术品税负30%左右,全球平均的艺术品税负在5%左右。艺术品进口在中国一直存在着偷漏税现象,这是圈内公开的秘密。以前,许多拍卖公司都举办过海外回流艺术品专场。无论拍品是由拍卖公司自行征集,还是由物主带进关未按艺术品申报,那就可以减少一部分需要交纳的税款,等于增加了自己的收入。这种以私人携带最为常见的避税方式,以进口物品的形式报关,不以进口货物的形式报关。据相关法律规定,进境旅客携带的在境外获取总值在5000元人民币以内的自用物品,进口免征关税。而对于艺术品的特殊性,如果不是专家,仅在外观上无法确定真伪,更难判断其真实价格是否在5000元以内了。

这真有意思。早年往海关外带文物艺术品,是为了博取的差价,常常将高值真品说成仿品或工艺品,以逃避法律制裁。今天,同样是为了博取两地差价,还要把高值真品说成仿品或工艺品,以逃避纳税。

应对海关查税,最好的方法是在海关之外交易,香港无疑是最好的地点。谁结账谁就去香港取货,据此、有人说秋拍中有的拍卖公司展出的拍品是复制品,真品在香港等着去取。这一做法没有得到任何方面的认可。有人认为“这不可能,因为弄一个复制品,成本也太高了。”但事实是,一件四尺整纸对开斗方的宣纸彩色复制品成本只有500元左右。效果相当逼真,有此技术的厂家在内地不在少数,拍卖预展用复制品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拍卖公司想尽方法避税被查,缘于2012年4月,一桩大宗艺术品自上海入关,报关价奇低,引起了上海海关的关注。这批货物的买家牵扯到了内地文物艺术品市场中的几位交易大户、运输公司和下游买家,被查处后海关发起了文物艺术品查税行动,震动了市场,它不仅涉及到了艺术家、收藏家、拍卖公司、经纪人、艺术推手,更重要的是涉及了这个市场中立足未稳的金融资本。这对于许多拍卖公司的相当一部分利润来源于海外征集文物艺术品而言,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目前正在施行的艺术品减税新政,对于市场的影响还有待观察。拍卖公司在香港拍卖,说明了减税新政还不足以诱人。

天价难寻、热点乏陈

日前、许多家拍卖公司纷纷报出了秋拍佳绩,并满怀豪情的展望着未来,但市场还是我行我素。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冷,拍卖公司最清楚。从天价拍品看,2011年过亿元的拍品26件,2012年5件,在轰轰烈烈的春拍中,成交价最高的拍品当属北京保利拍卖[微博]的李可染《万山红遍》,成交价为2.9325亿元;秋拍时,占据首位的是1.012亿元成交的王振鹏《江山胜览图》,这是2012秋拍首件超过亿元的拍品,也是唯一一件。

当然,继2012年春拍上海宝龙的徐悲鸿《九方皋》这匹黑马后,秋拍上海泓盛纸杂文献专场一幅倪瓒款《乐圃林居图》成了又一匹黑马。

从成交额来看,2012年的拍卖市场总成交额比去年同期都下降了一半还多。中国艺术品拍卖20年来有过三波大的起伏,唯这次回调幅度最深,这里除了市场原因外,诚信危机成为这个市场兴衰成败的最后一张骨牌。有谁见过我们身边最受喜欢的是一个满嘴谎话的孩子?

2012年秋拍中,被寄予厚望的中国嘉德夜场的董其昌《仿黄公望富春大岭图》以6267.5万元创董其昌作品最高纪录,但比起动辄亿元的天价,已是风光不在。尽管董其昌的作品有“代笔”现象,有艺术水平名过其实和过高现象,但6000多万的价格比起齐白石作品来,还是便宜。

回顾中国嘉德近三年的拍卖,单件拍品成交价过亿元的书画作品5件。齐白石山水册拍出了1.94亿元,齐白石《松柏高立图》更拍出4.25亿元,宋摹本王羲之《平安帖》拍出3.08亿元,李可染《韶山》拍出1.24亿元,张大千《爱痕湖》拍出了1.008亿元。千万元级的作品数不胜数。

秋拍中,备受关注的陈丹青作品《国学研究院》,成为了唯一千万级的作品,落槌价也是最低估价的1800万元(2007年在北京保利秋拍以1344万元成交);本场其它成交超过百万的作品中,大部分也以最低估价落槌。说明了大规模的资金已经停止继续流入拍场。

而一些地方性的名家,价位在二线甚至更低的书画作品受到地方性资金追捧。这也与各地的拍卖公司转变拍卖经营策略有着很大的关系,像南京地区拍卖公司主推的新金陵画派中除傅抱石、亚明、宋文治、钱松嵒、魏紫熙以外的林散之、喻继高、徐乐乐等南京地区本土书画家的作品,无论是在形象包装上、名气打造上,还是在成交价格上都已经影响全国拍卖市场了。

北京保利拍卖公司推出的“川渝名家专场”中,除了陈子庄的名气较大以外,吴一峰、苏葆桢、赵蕴玉、黄纯尧等人的作品还多不为那些“炒家”们熟识。而市场中捉襟见肘的资金,并没有影响地方性拍卖公司和收藏群体的冲动,为合力打造各地本土书画艺术家的品牌市场,分切这块利益蛋糕,提供了动力。这种被细化的拍卖是否能抗拒当前市场中许多大藏家的惜售和许多大买家的谨慎出手还不得而知。

文交散伙、基金跑路、信托套牢

文交所——以前我们并不看好的各地文交所,其疯狂的程度,远远的超过了目前大陆上所有的金融产品。文交所始于天津,两个天津地方画家的作品价格和名气被炒得超过了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这一赢利模式迅速影响到了全国各地,文交所象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纷纷开发艺术品份额资产包,文交所把选定的画家作品分拆成许多份额,像股票一样可以买卖,而且资金运作方式是T+0,导致了交易异常的火爆,去年国务院下发“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及时遏制了新兴的风险。另外、各地文交所管理机制如出一辙,不论是发起者和组织者,还是相关程序和规则的制订者,十分容易滋生腐败,缺乏监管机制。有人认为艺术品份额化是在推动文化产业与金融资本融合方面属于积极的探索,但我们应该知道,两宋时期的书画艺术是文化产业吗?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艺术是文化产业吗?

且文交所如果只停留在艺术品份额化的模式,过分引导收藏投资者炒作艺术品份额,不仅把交易的风险无限的全部转移给投资者,更把铜臭带给了崇高的艺术。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在2011年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举办的拍卖会上,一位女士以1.13亿港币的价格购得吴冠中的《漓江新篁》《凡尔赛一角》及赵无极油画《10.1.68》。因没有及时支付7184万港币的画款,被告上了法庭。后来得知买家拖延拍卖付款期限的原因,是想通过在某地文交所上市,待资金回笼后付款,但赵无极《10.1.68》上市未果,导致无法付款。这种个例一旦蔓延开来,它就会形成一场影响社会政治、经济稳定的危机。

相对于股票,艺术品自身并不产生价值,更没有送、转、配股票和现金分红。艺术品份额投资的收益只能依靠在交易中买卖产生的差价,只有低买高卖,才能获取价差,而T+0这种已经被中国大陆股票市场禁止了的资金交易模式,更会加剧和放大市场中的风险,使其变成一种新的击鼓传花的游戏,同时、过度的投机无疑是对艺术的亵渎。

艺术品基金——对于文化艺术来说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交易是一剂烈性毒药,每个文交所只能炒作几个人的书画作品,急功近利的艺术品基金就是两剂慢性毒药,它们可以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来贯彻自己的投资宗旨“只买贵的、……”,拍卖市场中许多天价拍品最后是花落在了基金和信托手里。

2011年,中国大陆艺术品基金的规模比2010年增加600%,中国艺术品基金和其他艺术投资工具这部分的市值已超过57.7亿元。此外,由投资信托基金和艺术股票提供的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市值也超过百亿资金。

像广东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推出了“艺术品保真保值交易服务”,并开售首个产品“岭南画派赵少昂原创107幅中国画作品”,作品由发售人承担赝品全部赔偿责任,并卖出了几幅。这种方式的最大风险,在于售卖人无论是否全部售出艺术品:她的来源是自己买断还是代销,售出了,艺术真品的来源和成本很高;没有售出,买断了只能沉淀在自己手中。且全部售出后,得到的资金如何处理,是投资其他渠道,还是存银行,如果没有高额的回报,一旦出现回购,资金是否能够及时全额兑付给投资者,即使全额兑付给投资者,那么自己的利益又在哪里呢?由此看来、发售人只能希望自己产品市场价格飞速上涨。否则艺术品保值将死路一条。

艺术品信托——可分融资类、投资类和管理类三种。最早出现的艺术品信托以融资型为主,与艺术品基金并没有明显的区别,或者说是一种另类基金,也是用艺术品作为抵押来获得融资,这里无论是融资类、投资类还是管理类艺术品信托,它们共同面临着自己手中的书画艺术品价格上涨才能赢利,而2012年房地产类信托的平均收益率为10.22%,可人家手里有房子。其实、已经有的艺术品信托暴露出了风险,这里既有收益风险,也有道德风险。

有人说,中国嘉德秋拍以4830万元释出的清乾隆御制宝腾腰刀为信托所持,而6年前这把宝刀就拍出了4880万元,不仅6年来价格不升反降,4800万元的6年利息至少1200万元以上。市场行情不好时,比刀锋更让人心寒,真是“人在江湖漂,怎能不挨刀”。

无独有偶,市场中真有“盛藏财富·宝腾一号”

艺术品集合信托,系北京国际信托2011年3月31日成立,投资顾问是雅盈堂,北京蓝色港湾置业公司担保。

其实,中国大陆真正意义上的金融产业资本与文物艺术品的结合已经出现了萌芽。由中信银行发行的“艺通卡”面向高端客户,持卡在合作拍卖行、画廊交易时,享受一到五个点的佣金或价款优惠。这是一个双赢没有风险的创意,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卖点,更可能是一条未来发展之路。

特色领军,独辟蹊径

各家拍卖公司面对着文物艺术品市场的调整,纷纷绞尽脑汁、开辟新的拍卖品类,美其名曰;“文化创意”,应该说、这种“创新”早在几年前就在市场中悄然而动。像中国嘉德的明清古典家具拍卖;北京华辰坚持了六年的影像拍卖和2012年推出的老唱片拍卖,西洋古董钟表也是颇受小众喜爱的品类。南方的拍卖公司利用自身的地域优势,从身边寻找拍卖的亮点,像西泠拍卖公司近几年特别注重的常规拍卖里不乏南方各文化中心不同风格的文房雅玩;江浙一带的中小拍卖公司则拍卖自己地区盛产的寿山石、青田石和鸡血石的章料和圆雕。南京的十竹斋拍卖公司首拍推出一批钻石、祖母绿、翡翠、红蓝宝石、托帕石等珠宝首饰,并配有国家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证书,把商场搬到了拍场,受到了不少藏家的追捧。

北京匡时拍卖公司刚刚在春拍中以2.16亿元拍出的过云楼藏书后,又竞到了“梁启超文献”,带动了文献古籍的拍卖热。这许许多多的战例,无不通过挖掘各自拍品内在的文化价值差异性来占领市场份额,这是否能成为市场新的增长点还很难说,但说明了拍卖市场竞争的激烈性和残酷性。

“过云楼”藏书在归属上引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浪花。而围绕秋拍中的北京南长街54号梁氏档案,也让我们看到了许多拍卖幕后的故事:拍前,梁启超直系后人出面澄清“南长街54号”非梁启超旧居,进而这批拍品也不是梁启超的旧藏……但这没影响梁启超档案成为2012秋拍的重头戏,146件藏品悉数成交,拍得6709.2万元,其中梁启超写给袁世凯的手稿《袁世凯之解剖》以713万元成交。这次匡时没有再整体打包拍卖,而是拆分标的,使拍卖变得更加激烈。这一结果也让不少人对古籍文献的市场走向保持乐观。

而20年前首开中国大陆文物艺术品拍卖第一槌的朵云轩依然屹立在中国南方,随着槌起槌落,见证着拍卖市场的发展变化,同时也追寻着市场的热点。西泠印社则首次将漫画引入大拍,一幅余白墅旧藏、由其家属友情提供的佚名漫画《母女》,从1万元起拍,以281.75万元成交。

拍卖会上常见年代不同和名家制作紫砂壶。朵云轩把拍卖人们耳熟能详的紫砂壶,扩展到紫砂盆及其他的紫砂器物,试图完整地呈现紫砂艺术,当然这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况且、为了拍卖而包装是不可取的。而其书画拍卖中,同一上款、同一藏家并在市场上没有露过面的拍品比例很高,只能说明市场中的最坚实的藏家已被撼动,市场面临着新的下滑。

难道说,这些藏家放出藏品的目的是去买当代艺术吗?

征集难,拍卖难,结款更难,难到何年?

2013年春拍继续趋冷,已为了共识。首先、下跌的惯性使市场参与者的心理难以在短时间内得以修复,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影响不可小视,而市场中普遍的假货、拍假、假拍已经严重影响了市场的人气,投资人、收藏家都感受到了市场存在着不可控性,拍卖公司也普遍面临好的拍品征集难、有实力的买家入场难,拍卖成交后结款难、结款率低、流拍率高等问题。市场中的许多拍卖公司宣传的拍品实际成交率、拍品实际成交额、成交款实际结算率往往要打上很大的折扣,据中拍协的统计年报显示,2011年过千万元的拍品581件(套),真正结算的只261件(套),结算率仅45%,在2011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艺术品交易市场,交易额占全球的40%,这是大家公认行情非常好的时期。但据说某“非著名拍卖公司”结算率只是个位数的前几位,某著名拍卖公司的结算率只20%左右,有些人经常埋怨许多著名的拍卖公司斤斤计较,连一个纸袋都不肯多给。其实,那也是成本钱呀。

市场就是这样,追涨杀跌是人性的弱点,市场越不好,藏家惜售与买家观望这两种心理越发的相互博弈。由此带来了拍卖量和成交量的双双减少,进而影响市场各方的愈加观望,市场步入了恶性循环。有人认为;“现在房地产和证券市场还是不太景气,相比之下,艺术品市场仍然是很多投资者的首选”。这个观点是不妥的,至少在近两年是不会这样的。

文物艺术品的冬天会很冷、也会很长。未来的一、二年里,在2011年发行的几十款艺术品信托产品即将到期,即使可以延长,那高达几十亿元的规模买下的“天价拍品”,有谁能承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北京注册的近百家从事艺术品拍卖的公司,会有一半销声匿迹了。

文物艺术品市场真的会这么冷吗?

中共“十八大”以后,反腐倡廉的新举措有目共睹,文物艺术品的礼品化功能正在衰弱,在未来的肃贪风暴中,每一个高价拍品背后的故事和主人公频频触“法”的现象还会有还敢有吗?未来的文物艺术品市场会更加健康平实。

欧米茄手表售后维修

卡地亚手表售后服务

雷达手表维修

雷达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