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磨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磨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年盗砂整治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34:21 阅读: 来源:玻璃磨边机厂家

十年盗砂整治

经过近三十年的研究与应用,我国智能交通系统建设已取得巨大进步

宇通拥有世界最大的客车生产基地,连续12年年销量第一

我们要推动电动汽车应用,相信到2020年之后,我国电动汽车市场会达到世界领先

交通运输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先导性行业

中国公交信息网 > 新闻资讯 > 公交新闻 > 正文

十年盗砂整治

2010年08月05日 11:35来源:新京报利华

潮白河,北京第二大河,流经密云、怀柔等地。

2000年前后,由于部分河道干枯,成了非法盗采砂石者的 乐园 。疯狂盗采,使得防洪设施和周边生态受到严重威胁。

盗砂10年,整治10年。

今年7月,北京启动 百日整治行动 ,潮白河再次成为重点打击盗砂区域。

近日,本报记者沿潮白河,探访被盗砂 挖断的村庄 ,剖析 疯狂的砂石 治理困局,并试图探究如何修复那些 难填的砂坑 。

密云县河南寨镇平头村。

这个位于潮白河道下游的村庄,紧邻密云县、怀柔区、顺义区交接处。

地表温度43摄氏度,灰色的砂子被骄阳烤得发烫。深约20米的砂坑底部,稀稀落落地长着草。

70岁的村民姚俊如眯着眼睛向下看,坑底吃草的羊,几乎是一个个白点。

这个被村民称为 能装下横躺着的两三个20层高楼 的砂坑,是村内3个成规模砂坑之一。

它不是最大的,在村东南,最大的砂坑横截面至少有五六个足球场大小,甚至跨越了平头村,跨入了顺义的地界。

姚俊如说,平头村原有耕地3400多亩,近年已成了砂坑的耕地,近700亩。

这名党龄近20年的村民,多年来一直关注平头村的砂坑, 再挖砂,平头村就毁了。

几辆拉砂石的大车驶过,路边的房屋窗户铁架被震得直颤,窗框上则是厚厚的一层沙土。

这是一个被砂坑割裂的村庄。

平头村被采砂挖成拼图

平头村被挖断了,就像一张拼图,砂坑如同抠掉的模块。

在村民眼里,平头村的采砂历史,是从十几年前开始的。

潮白河两岸为河流冲击形成的地貌,这片土地下蕴藏了丰富的砂石资源。

在姚俊如等很多老村民的印象中,上世纪80年代,村边的潮白河道内,就有人采砂石。

那时砂石场规模小,机械设备也落后,开采者多数是顺义人。 姚俊如说,当时国家允许采砂石,很多人都有开采证。

本世纪初,砂石场的规模和数量急剧扩大,坑也越挖越深。

不管是河道、河堤,只要砂子好,就开挖。 姚俊如说,曾经的潮白河道被挖得满目疮痍,河道内坑洼遍地,河堤附近的大坑,最深处达几十米。

村民们当时就担心,如果洪峰袭来,这条用于蓄水泄洪的主渠道,恐怕难抵洪流。

种植 幌子下的采砂场

为了保护河道,2001年,北京市政府就发出文件《关于关停本市范围内砂石场的实施方案》。

该方案明确提出:2003年年底前,北京要关停所有砂石场;此外,禁止在河道及河道两侧开采砂石。同时,潮白河道的治理工程也逐步展开。

这就意味着,凡是未经政府特批的砂石开采,均视为盗采。

但这未给村子带来安宁。

禁挖令 出台后,河道附近的砂石开采大规模减少,砂石场牌子逐渐消失。

村民们回忆,从2002年起,村里和村边的很多地被出租用于开场,名称大多叫 堆物与种植 。

哪有什么种植,把筛子架上,机器轰隆隆,干的还是盗采砂石。 姚俊如说。

砂石坑掘进的深度和速度十分惊人。

多位平头村村民说,十几米高的土坡,人爬上去得几分钟,两三天就被挖得无影无踪。

短短几年,平头村西南、东南、北侧,陆续出现了多个硕大的砂石坑。

如今,平头村北侧一处占地100亩的砂坑周边,仍被两米多高的水泥围墙圈起,从高处朝下望去,砂坑深度有十几米。

村民们说,该砂场是原村主任弟弟的,不但挖砂还囤积砂石往外卖。目前该砂场已被查封。

50余眼井三分之一干枯

砂坑多了,平头村病了。

姚俊如最直观的感受是,平头村在上世纪80年代打的50多眼深水井,现在三分之一已经不出水了。

过度的挖掘,让平头村的地下水沉降。

村民们称,以前村里挖地6米就能出水,现在地下水水位44米深, 如果再打井,就得挖100米深的。

姚俊如曾咨询过水务部门前来勘探的人员,得知一些过深的砂坑使地下水溢出,已造成水质(尤其是饮用水)污染。

除了吃水,灌溉也受到影响。

以前村里灌溉的井都是四五十米的浅井,最深的也不过70米。5年前,浅井不断干涸,3年前,浅井大多报废,取而代之的是100米的深井。#p#分页标题#e#

灌溉井加深,水泵电机由10千瓦变为二三十千瓦,耗电量提高30%-40%, 以前浇一亩地一次是8块钱,现在需要十二三块钱,有时甚至要15块钱才行。 姚俊如等村民说。

毁路毁堤村民担忧防洪

7月20日,平头村,几辆拉砂石的大车沿村边的左堤路驶过,路边房屋铁制的窗架被震得轰轰作响。窗框上多年的沙土,随着震颤腾起。

从平头村、两河村通往顺义区木林镇的水泥路有12公里。

这些年,该路被东南侧的砂坑隔断,村民赶集只能绕行另一条20公里长的水泥路。由于运砂大车每天 疯狂 地碾压,水泥路也已如同乡间土路。

原本平头村的地质不适合种植农作物,几十年前,村里一车一车地从外地买黄土铺垫,才种上了数千亩的玉米、小麦、果树和林地。后经采砂,黄土层如今留下一个个裸露砂石的伤疤。

村西南的左堤路,是条在河堤上修的路,紧邻潮白河道,是潮白河道东侧用以抵御洪峰的唯一堤岸路。

如今,采砂形成的巨大的砂坑就在路旁,大坑距左堤路最近处仅两三米,左堤路十几米长的路基严重损坏,已被挖成陡坡。

洪水真要来了,就能一下淹村。 多位村民担忧。

个别村民暴富与村庄倒退

尽管反对采砂的声音从没断过,但事实上,村里的很多人都因此变富了。

村民们说,现在全村五六十万(家产)的、上百万的、上千万的,共有五六十户,可离开盗采砂石,连五六户都不到。

平头村现任党支部书记王响忠说: 富了个别村民,但平头村发展倒退了10年。

该村曾是全镇屈指可数的富裕村。王响忠说,2003年,平头村账户上有1200多万元,与邻村相比,平头村最先修上水泥马路。但现在,各村的水泥马路,都比平头村的好。

王响忠称,在各级政府的严厉打击下,平头村已无大规模的盗采现象。如何修复这些巨大的砂坑,村里基本无能为力,只能靠上级政府拨款治理。

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张世清表示,经过10年重拳打击,目前潮白河团伙盗挖已基本不存在了,还有零星的盗挖行为。

如今潮白河大段河道都种上了火炬树等绿植,并有执法人员巡视,河道的出入口安装了隔离墩,大型卡车无法进入河道。

【相关链接】:

一、记者探访

7月15日下午,记者沿着潮白河河道右堤路探访。密云十里堡镇,一处刻着 严禁盗采盗挖砂石 的石碑下,是一处深约20米的大坑。

坑内,6辆铲车在挖砂,旁边有装运用的8条传送带,砂石经粉碎装到旁边等候的10余辆卡车上。

满载砂石的卡车蒙上帆布,三辆一组从大坑内驶出。每辆卡车的挡风玻璃上都用A4纸贴着不同的名称,一名司机说,这指的是不同的车队,分别开往天津、河北、内蒙古等地。

一名光头男子称,砂石场内的砂石都是就近挖取的。 潮白河道旁边的砂质量好,干这行的都知道。 他说,一车起卖,每吨150元,如果买得多要提前联系, 货随时都有,主要是得安排好车。

记者表示担心砂石场会被查封,能否货到付款,男子说: 如果被查早就查了 。记者询问如果自己派车运砂该怎么躲避检查站时,一名老司机称, 走老路,别走高速,但有时高速也不一定查。

密云县国土局巡查队证实,倒卖砂石资源属违法,和私挖盗采没什么区别。北京市国土局矿产开发处人员也称,北京市要求关停现有砂石场,目前不允许采砂,凡是存在的挖砂企业都视为非法。

二、

7月15日,密云县发布《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开采运输经营矿产资源行为的通告》。同日,密云县委县政府开始陆续发放致全县人民的一封信,核心内容是:严厉打击非法开采运输经营矿产资源行为。

信中提到,近期密云县非法开采运输经营矿产资源行为猖獗,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侵害了群众的切身利益,损害密云整体形象。

此前,密云县官方曾在多种场合向本报记者表示,密云县一直大力打击私挖盗采砂石等矿产资源的行为。而此次公开信中也明确表示,打击的态度、手段、措施、执法都将从严从重。

尽管政府各级部门一再称对盗采者加大打击力度,但执法者和盗采者之间的博弈,却一直没有停止。#p#分页标题#e#

治理砂石盗采,政府部门花了大把时间,也下了大把力气,但盗砂者却是屡禁不止。这背后,是巨大的盗砂利润在作祟,规模大的厂一天利润可达十几万,可谓一本万利。

利润巨额

一车净挣六七百

盗砂的利润到底有多大?

密云县河南寨镇平头村村民周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的儿子曾经开采砂石。周英说,本世纪初挖出来的砂石,石砂混杂,加工前叫混料,40元至150元一车,一车能装二十五六方,每天能挖出百余车。拉到砂场简加工后,产生的水砂(细沙)一方30多元、石子一方20多元。这一车混料卖为成品料,价格在600多元至800多元之间。转眼间,一车净挣六七百元。如果砂场承包的地,租金按每亩一年800元计算,即使加上水电费、机械折损等费用,和巨大的利润相比,这点成本显得微不足道。

以此计算,规模大、运输车辆多的砂石厂,一天的利润就达十几万元。

在怀柔区,目前仍从事砂石盗采的张俊明(化名)说,目前采砂运输转卖的流程是:砂石混料经过破碎机,很多大石块被打碎成小石子,然后经过晒砂水洗,再经过分级(分成石子、水砂和普通砂和泥浆),除泥浆直接被丢弃于潮白河道外,其他的成品,被货车运至通州、顺义、丰台等处的水泥搅拌厂,还有一部分运至外地,运输量随着搅拌厂的需求有所变化。

目前的行情是,行内卖砂石论铲和车。 张俊明说,论铲算,每铲水砂180元、普通砂150元、石子70元。一铲一般为4到5吨。

张俊明介绍,目前运输的卡车主要分10轮、12轮和22轮三种,运输量分别为50吨、60至80吨、100至120吨。以一辆运输量为100吨的车计算,一车石子约2400元,一车砂子在3800元至4500元之间。 有的(盗采)场地,一晚上几十车不成问题。

张俊明说,目前挖砂石的成本主要是破碎机和传送带两大套设备,总价值在30万元左右,但购买基本上一劳永逸,不到一个月就能收回成本。 这种非法买卖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前天刚被一审宣判的 黑老大 王晓雷,便是靠盗砂发家的代表人物。2003年,王晓雷还在父亲的废铁收购厂拉送废铁,但介入砂石生意后,只五六年时间,便成了千万富豪。

市场巨大

非法砂石 洗白 销售

当然,这种疯狂的利润也与巨大的市场需求分不开。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张世清说,随着城市发展和土地开发产生的盖房修路工程,大量吸收了盗挖者的货源。

这种说法在平头村得到了证实。在这里,几乎大多数村民家盖房子时,用的都是王晓雷兄弟盗挖或倒卖的砂。

7月22日,密云县国土局巡查队两名队员在电话中说,倒卖砂石资源属违法,和私挖盗采没什么区别。北京市国土局矿产开发处的工作人员也证实, 非典 以后,北京市已要求关停现有砂石场, 目前北京不允许采砂,凡是存在的挖砂企业都视为非法。

在禁止采砂的同时,为保证城市建设需要,北京市住建委曾准许建筑工地从河北三河、涿州购买砂石。一名知情人称,为了规范交易渠道,住建委曾经给三河、涿州等砂石企业开具专用的三联据,用于购砂时验收查证。如果工地购买了非法砂石,施工企业将被通报批评,并被记分处理,住建委也会将供砂企业移交给公安机关。

规范砂石交易渠道的目的,是希望从源头上 切断盗采者的财路 ,但北京市住建委散装水泥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承认,有人将在北京非法盗采的砂石卖给河北,至于这部分砂石是否又流回北京,这名人士表示无法证实。

据知情人士介绍,由三河、涿州供砂只是市场行为,一些当地企业为了追逐更高的利润,宁愿冒险收购在北京开采的砂石,向北京市场回售时,开具北京市住建委开出的三联据,通过这种方式为非法砂石 洗白 。

治理困局

老鼠不怕猫

事实上,对于盗采的打击一直在进行, 但老鼠不怕猫 ,这是怀柔区水务局副局长刘久龙的感觉。

怀柔水务局曾请来武警支队的战士现场执勤,但盗挖者和往常一样采砂,为此双方发生过数次冲突。在一次阻止盗砂的行动中,一名武警战士因伤势过重牺牲。

2005年一天夜里,水务局执法队接到举报,称有人在潮白河河道内盗挖砂石,刘久龙立刻通知公安分局,警察带着5支微型冲锋枪,和水务局执法队一共30多人赶到现场。刘久龙在现场看见机器正在挖砂,这时一名男子大声问 干嘛的? 刘久龙说是执法队的,对方随即喊 执法队来干什么?回去! 借着对方打开的车灯,刘久龙看到面前数不清的大型空卡车一字排开, 像城墙一样 。随后数十名盗挖者围到执法队员面前,执法队员看见,对方也拿着枪。#p#分页标题#e#

2006年,怀柔区水务局副局长张久省跟区长带队查盗采,在现场,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他们用卡车把我们的车分隔开,然后每两个人架着我们一个人往外赶。 就在双方争执的时候,盗采车辆趁机离开了现场。

法规滞后

多部法规处罚标准不一

在采访中,多位相关官员提到法律在约束盗砂问题上存在滞后性。在盗砂者的处罚上,依据的法律法规有多部,但其中对于追究刑责的标准,却并不统一,且存在较难界定的问题。

按照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3条规定, 经责令停止开采后拒不停止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

北京市水务局安监处的张处长说,按照防洪法,盗挖砂石破坏大堤形成灾害,盗挖者可以被追究刑责,否则,将只是罚款。

此外,按照2006年修正版的《北京市矿产资源管理条例》,处罚盗挖砂石的方式主要是行政处罚,当盗挖砂石的价格超过5万元时,可移送司法机关。

但根据矿产资源法的规定,盗采砂石的价值达到30万才能追究刑责。

怀柔区水务局副局长张久省坦言,怀柔区水务局一年最多时查扣了300多辆运砂的卡车,但只能罚款,无法追究刑事责任。 首先法律上对盗砂行为追刑的力度不够。 张久省以水法为例,水法只有一条约束到,决堤并造成人员伤亡的,才能追究刑事责任, 但盗砂基本不会出人命,这样一来即使大堤都被挖没了,也追不了他们的刑责。

张久省介绍,为了寻找哪条法律能直接给盗砂者追刑,怀柔区曾经多次召开三长会议, 区长主持,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长都到会,逐个法条往上套,就是找不到一条能追究盗砂者刑事责任的。

怀柔区水务局副局长刘久龙也认为,在追究刑责的过程中,取证和对破坏程度的界定一直是难点,而这也削弱了该法条对盗挖行为的处罚力度。

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张世清表示,如今司法部门已经认定河道砂石属于矿产资源,在这个前提下,今后行政部门与司法机关联合,可以通过顺藤摸瓜的方式,控制盗采组织者,通过累加盗采砂石的价值定罪,更能给盗采者以震慑。

编辑:华丽虎

美女裸体图

性感美女写真

美女人体写真

美女性感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