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磨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磨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民PE时代来临专家诠释PE腐败和PE过热

发布时间:2020-03-11 12:00:57 阅读: 来源:玻璃磨边机厂家

全民PE时代来临 专家诠释“PE腐败”和“PE过热”转载创业邦导语: 创业板的推出,让那些曾经潜伏在企业中的VC/PE们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本土PE业迅速进入暖春,并不断升温。有人惊呼:中国进入全民PE时代。PE过热,PE腐败的议论也跟着热

创业板的推出,让那些曾经潜伏在企业中的VC/PE们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本土PE业迅速进入暖春,并不断升温。有人惊呼:中国进入全民PE时代。PE过热,PE腐败的议论也跟着热了,并且成为各大媒体炒作的焦点,为此,《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在PE业有着深厚研究的平安银行副行长王燕辉,看看他是如何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待国内PE业的现状。美欧市场少闻PE腐败一说

《证券日报》:王行长在PE领域有着很深的研究,您怎么解读所谓的PE腐败?

王燕辉: 何谓腐败?学术上自有定义。PE腐败则是个新词,而且,何谓PE腐败?多半是一个中国式问题。PE行为可以分成是否违法(违规)、是否刻意钻法律空子、是否符合特定的价值准则与道德标准和对实体经济是否起好作用四个层次。哪些行为是PE腐败,读者可以自己判断。

在发达的美欧PE市场,可以说几乎见不到PE腐败(PE Corruption)的说法。当然,这并不是说国外的PE多么受公众和媒体的认同和欢迎。恰恰相反,PE可以说是毁誉参半和最有争议的金融中介。

《证券日报》:PE作为金融中介, 如何来界定它是否违法或违规?请问,您是怎么看外界对PE的指责?

王燕辉: PE行走在非有效市场,常常利用人脉资源和内部信息。招徕猜疑本是宿命,不足为怪。总统俱乐部的戏称就暗示了凯雷等裙带资本主义(Nepotistic Capitalism)或近水楼台式资本主义(Access Capitalism)的嫌疑。但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却不等于法律意义上的内幕交易(Inside Trade)。合法与违法,至少在他们那里有比较明确的界限。其次,是否刻意钻法律空子,应该主要是法律本身和政府监管的问题。例如黑石税案与韩国孤星——外换银行案等引发的PE的适用税率和跨国PE交易的税收监管问题。因此,如果PE刻意钻了法律的空子,老外通常也不是指责其腐败,而是要求完善法律和加强监管。再次,你可以不喜欢它乘人之危的秃鹫风格,你可以憎恶它撤换管理层、裁减冗员的冷酷无情,因而你可以称其为门口的野蛮人。但是,这不仅要看你选择何种价值准则和和道德标准(赞誉者就认为PE能促进公司治理的改善和效率的提高,因而提升了股东价值),而且实际上它基本等同于最后一个层次,即PE对实体经济是否起好作用。而这个问题的答案需要实证研究做支撑。

《证券日报》:PE对实体经济起到的作用,体现在哪些方面?

王燕辉:PE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可以概括为六个方面:第一,PE对行业增长及其波动的影响;第二,PE对长期投资的影响;第三,PE对产出、工资和生产率的影响;第四,PE对就业的影响;第五,PE对公司治理结构的影响;第六,PE对公司管理实践的影响。大量实证研究表明:PE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基本是正面和积极的,即使在就业和工资方面,也并无持久和显著的负面影响。

《证券日报》:针对国内出现一些关于投行的案例,如浙江红鼎和上海汇乐案,近日又曝出国信证券投行四部原总经理因在执业过程中违反规定,在IPO之前以其妻名义参股其团队保荐或跟踪过的企业而被开除事件。在业界引发PE腐败风波,请问,您对此事件是怎么看的?

王燕辉:投融资领域的种种腐败行为是令人深恶痛绝的。但是,前者是触犯刑律的乱集资案,后者是典型的投行人员违规(没有研究当事人是否违法),与PE并无干系,而这些事件却硬被扣上PE腐败的帽子,对年轻的本土PE业实在并不公平。但是,在一个腐败普遍的环境里,不分青红皂白,把投融资领域的各种违法乱纪行为都一律算做PE腐败,则是蹒跚学步的本土PE业无法承受之重。

传播正确的PE理念

分清真假PE

《证券日报》:请问您是怎样看待国内所谓的全民PE热?

王燕辉:鉴于LP的缺乏和GP募资难,也许热本身不能说就不好,但过热必定泥沙俱下,乱象丛生,风险增大。而且,中国的PE热还是快热,快热更好不了。你都不知PE为何物,就稀里糊涂PE了;别人也不知PE为何物,也就当你是PE,于是你稀里糊涂被PE了。

另外,不是任何投资行为都可以算做PE的。PE有其基本业务模式、本质属性和核心理念。PE以一种财务投资机构适当集中持股(或控股)的私人公司治理结构取代家族控股、实业公司控股、分散持股、政府控股或公众公司的公司治理结构,使目标企业能够追求股权本身的(中)长期价值。

作为一种专家理财的集合投资工具,PE基金的管理人GP有相当高的专业门槛。现代PE业已经从当初的小角色成长为华尔街之王,并已进入机构化时代。虽然在当今的PE者中也不乏那些假PE,只是普通的个人投资者、甚至是盲目的炒家、羊群效应中的羊。

PE当自省 PE业将转型

《证券日报》:针对国内很多PE喜欢做Pre-IPO投资,而不注重投资后的增值服务,这对于PE行业发展会起到什么样的影响?

王燕辉: PE本来就行走在非有效市场,上市前投资更是瓜田纳履,李下整冠,自然易生是非。即便不被指责为PE腐败,也难避搭便车之嫌。此外,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和国有控股背景的银行系、券商系PE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公共资金大量进入PE,潜在的利益冲突也确实令人担忧。

在美欧PE市场,其实少有Pre-IPO投资。实际上,在后危机时代,新的产业正在孕育,经济增长方式也将逐渐转变,新的投资机会将不断出现。而且,真正优秀的PE机构不但在投资环节需要有一双慧眼去发现价值,在投资管理环节更需要有一双妙手为受资企业提供增值服务,创造价值。如果不能提供增值服务,如果只是争抢上市前期项目,PE业存在的理由就不充分。这样的钱传统银行就可以提供,企业不需要付出昂贵的股权成本,投资人也不需要承担同样昂贵的管理费和业绩分红,要你PE何用?尽管在一定时期,上市前投资有可能是许多PE理性的选择,而一些具有超越市场背景的PE也确实总能拿到上市前项目。

《证券日报》:请谈谈国内PE业的现状?

王燕辉: PE不是投资银行,仅做上市前项目成就不了一个优秀的PE,而整个PE业需要有更多真正的VC(早期风险投资)和更多优秀的Buyout(收购基金),PE业结构将由发展期投资为主的橄榄型逐步向风险投资和收购投资为主的哑铃型转变,PE的增值服务含量将日渐提高。

对上市前投资监管要加强

《证券日报》:对于那些喜欢上市前投资的PE,应该在哪些方面进行监管比较好?

王燕辉:对上市前投资,三个方面的监管都需要加强:一是,投行从业人员及其配偶、近亲参股其保荐或跟踪过的企业的内幕交易和关联交易;二是券商直投业务和保荐业务的利益冲突和风险分隔;三是对上市前一定时间内的所有PE融资,如果不能规定一个禁止期至少应该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上市前突击引入的PE能提供什么增值服务。

热议也许不完全是坏事,它引起各方重视。而中国PE业刚刚起步,社会应该理性对待。国家不断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相信,在政策的管束下,中国的PE业会是健康的发展。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财务战略

会计电算化软件

内部收益率

高级会计师论文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