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磨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磨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东方钢铁老板欠债50个亿疑跑路两债主浮出漳州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8:07 阅读: 来源:玻璃磨边机厂家

核心提示: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10月中旬,周波在香港摆脱了债主的监控,跑到澳大利亚去了。他们是不会出庭的。

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东方钢铁”)陷入欠债跑路漩涡一事仍在发酵,两三个月前,老板周波将持有的所有企业法定代表人全部都转到其父亲周久乐名下后,便与业界失去了联系。

除了巨额的债务外,周久乐和周波父子还遭到了多家银行和企业的起诉。10月25日,香港高院原讼法庭聆讯了两起状告该父子的案件:荷兰合作银行向周波和周久乐索赔1430万美元,一家名为“沈阳蓝盾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蓝盾’)”的企业也在该庭对周波提起诉讼。

作为被告,周波和周久乐并未在法庭上现身。这一结果在一位接近周波的人士意料之中,该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10月中旬,周波在香港摆脱了债主的监控,跑到澳大利亚去了。他们是不会出庭的。”

而今,周波和周久乐名下的沈阳东方钢铁和鸡西北方制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鸡西北钢”)仍然要面对钢厂开不了工,工资无法按时发放的困局。而另一边,两个最大的债主——中国铁路物资哈尔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哈尔滨”)和中铁物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物资”)也在密切关注周波的动向。

在港连遭诉讼

债务缠身,周波也身陷内忧外患之中,近日遭到了多家银行和企业起诉。

10月18日,荷兰合作银行状告周久乐和周波父子二人的香港高院入禀状显示,荷兰合作银行向其索赔1430万美元,要点为贷款担保。此案于10月25日在香港公开内庭聆讯。

然而在10月25日上午十点,香港高院原讼法庭接连聆讯了的两起状告周波的案件过程中,周波和周久乐均未现身,也无律师代表出席。

在这起民事诉讼中,荷兰合作银行委派的诺顿罗氏富布莱特律师事务所律师代表在庭上陈述:“今天早上通过周波公司的员工才知道,第一被告没有收到一个需要确认的文件。我通过电邮地址寄了一封信,第一被告收到了,却说不能够参加聆讯,要求延期。”

至于周波和周久乐父子不能参加聆讯的原因,时长十分钟的聆讯并未透露。本报记者向荷兰合作银行香港分行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案件目前已开庭,不方便再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案件内庭聆讯结束后,紧接着一家名为“沈阳蓝盾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企业也在该庭对周波提起诉讼。但是最终沈阳蓝盾的律师代表与周波双方均未出现。

据沈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资料显示,沈阳蓝盾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3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张立超,主营业务为钢材加工。据了解,此前沈阳蓝盾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孙晓雷,此人和周久乐、周波父子一样,在沈阳钢铁圈颇具名气,曾带领沈阳蓝盾进入沈阳百强企业之中,资产总计一度超过8.67亿。

摆脱债主监控

在香港连遭诉讼的周波在上述两个案子中都没有派出律师代表出席,其本人也未现身。因与业界失去联系已久,周波也被疑“跑路”。

此前在沈阳东方钢铁工作长达十年的中层人士曾透露,周波负债50亿元,8月份以后就失去了联系。此消息一出,引起了不少钢铁圈行业人士的错愕,有人还戏谑道:“什么钢厂欠这么多钱,比好多钢铁上市公司市值还高。”

债务如此之高,令人不解。近日,一位接近周波的知情人士电话告诉本报记者:“我们上周一的时候已经听说这事儿了,周波主要做钢铁贸易,最大的债主是中铁哈尔滨和中铁物资,单欠这两家的钱就有二十亿元左右。”

本报记者从中铁哈尔滨方面了解到,中铁哈尔滨前三名供应商中包括了鸡西北钢和沈阳东方钢铁。其中鸡西北钢供应金额为18.17亿元,占其全部采购比例20%;沈阳东方钢铁金额则为4.54亿元,占全部采购比例的5%。

据其销售渠道分析,中铁哈尔滨的前三名销售商中,鸡西北钢金额为10.50亿元,占全部销售比例11%;沈阳东方钢铁4.77亿元,占比5%。

中铁哈尔滨与沈阳东方钢铁合作了8年左右,与鸡西北钢合作更是长达12年。在长期的合作中,双方并未出现供货质量问题,供货及价格都相对稳定。中铁哈尔滨和鸡西北钢、沈阳东方钢铁的结算方式为银行承兑汇票。

由于交易数额较大,中铁哈尔滨成了周波的最大债主之一。另一大债主中铁物资并未解释详细内情。

周波的去向成了债主们关心的问题。“10月中旬周波就在香港摆脱了债主的监控,两三个月前他把所有的企业法定代表人都转到他父亲名下,跑到澳大利亚去了,他在澳大利亚有数亿的资产,可能会申请澳洲公民。”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而根据本报记者查证,9月份,法定代表人为周波的两家公司即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和辽宁东钢国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均已经变更为其父亲周久乐。

至于周波为何要将法定代表人转到他父亲名下的目的,目前尚不得而知。“他们之间的债务关系很复杂,这种情况应该申请破产和债务重组。周波名下的钢铁公司受到钢铁行业钢材价格的冲击很大,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经面临资金链紧张的窘境,之后就有了压资、欠薪、停产一系列的连环反应。”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

GZDW直流屏

高压蒸汽灭菌器

无法预交税

栾树价格